可怜夜半虚前席

“你来看我了。”

“你一直都在这里啊?”

问完这句我便醒了,屋里还没有光线透进来,应该不到六点。心里想着再睡会,脑子里翻腾的都是刚才的梦。

昨天室友谈起了她最近看的一个灵异类的综艺节目,大家就聊了一下各地的一些习俗和自己觉得奇怪的事情。有些地方亲人死了不能哭,你舍不得他/她就不能往生了。如果你梦到亲人和你说最近过得不好,那你要烧一点东西过去。还有七月半是鬼节,家里会接亡人回来,鬼门关再送他们回去。

我不是彻底的有神或者无神论者,但是抱着惯有的怀疑态度,我不太相信室友说的那个节目里面看到的事情。我总觉得里面每一个桥段只要节目组和参与者串通好,完全可以拍出来,甚至这可能根本就是节目组请来一堆演员拍的节目。室友又告诉我,里面的那些灵媒是很有名的灵媒,都是在当地有真人真事佐证的。

关于灵媒,我记得我看过一篇文章,讲的是一个年轻的灵媒师,如何帮那些想念亡者的生者。大概是他自己是一个媒介,可以让亡者借由他回来,于是生和死就暂时相互妥协。后来这个灵媒被打了,因为他为一个黑帮招回来的人不是那个人。最后,他说,其实自己并没有作媒介的能力,只不过每次从亡者的资料和社交网站查到一些这个人生前的事情,然后用这一星半点的了解和现场那些亲人、朋友的反应来糊弄。偶尔碰到不好糊弄的就容易穿帮。所以,其实又是一场攻心。文末我记得是一句诗,“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。”

可能你们真的不存在吧,只是我思念成疾。是我的意识编织了我的梦,我的怀念造成了你的存在,其实是我而不是你。是我的那一点不甘心,不甘心这样的结局,不甘心那些没有弥补的过错,不甘心我再也想不起来最后和你说的话是什么。所以我夜不能寐,我梦到你,我感受到你。我说了这日日夜夜堵在我心里的话,我做了来不及做的事,我看见我想看见的。然后,我心满意足。于是,我深信不疑——你,回来看我了。

可能你们真的存在,就在我身后,我手边。注视着我,还深爱着我。我解释不清逻辑,说不出为什么你们还在而没有离去。但可能现在你正握着我的手,也不怕我。虽然在你眼中也不知道我是怎样的存在。

“如果我死了之后,你在街上看到我,你会吓得跑开还是紧紧抱住我?”

“嗯,主要看脸。” : )